2010.02.11

SHU QI  舒淇

 

MAKEUP: Zing

Hair: Vic Kwan

Art Direction: Titi Kwan

Foto: Paul Tsang

 

化妝從來不是變魔術,是我們生活的一部份。

有時,化妝是一種禮貌 ﹔別時,卻有一定的影響力。

化妝能讓演員入戲,給歌手信心,為時裝點睛,更不厭其煩地每天為眾女士增添自信。

而我,最重視的是用它製造視覺享受。

 

我喜歡小丑。

小丑是大人幻想給小朋友的快樂。

化妝給予小丑輪廓,幫小丑入戲,助小丑培養情緒,讓小丑能帶給我們繽紛的色彩。

 

然而,世上幸運的某幾個,天生擁有懾人的眼神、細膩的肌膚、剔透的雙脣﹔

妝卸了,顏色抹掉了 ,一絲不掛,才是最漂亮,最具說服力的。

2010.02.11

CARINA LAU  劉嘉玲

 

MAKEUP: Zing

Hair: Vic Kwan

Art Direction: Zing

Foto: Paul Tsang

 

人,多發明星夢,決心做好演員的卻少之又少。

想成為化妝師的人,又有幾多個真正熱愛化妝?

 

「變臉」是好演員的基本技能。

七情六慾一瞬間盡放臉上,在流水潺潺與波濤洶湧的情緒間交錯,國技都沒有那麼巧妙。

影后終歸是影后,要把角色演好首先演好了自己 。

 

「畫皮」是化妝師的專業。

一張臉化成不同樣, 用顏色帶動氣氛,用線條勾出輪廓。

影后的多面體。

2010.02.11

FLORA CHEONGLEEN  張天愛

 

MAKEUP: Zing

Hair: Vic Kwan

Art Direction: Zing

Foto: Paul Tsang

 

我愛美,更愛美人。

或許世上最稀有的動物是能幹的美人。

「能幹」不是指成功,是不只成功。

是成功之餘依然不斷努力,並成功得似乎不費吹灰之力,

這才是我心目中終極的能幹。

 

我從小被媽媽薰陶,喜歡看芭蕾。最喜歡的角色是花仙子。

她的一舉一動是那麼的gracefulGraceful 在字典裏的解釋是「優美的、雅致的、典雅的」。

但對我來說,它們始終無法傳神的形容 the grace of this ballet dancer

2010.02.11

PANSY HO  何超瓊

MAKEUP: Zing
Hair: Ben Lee
Art Direction: Titi Kwan
Foto: Paul Tsang

Forbes 列她為世界最具影響力的四十位女人之一。
家境、權力、地位,使外界對她又敬又畏。

事前我也是這麼想……
破冰之後,發現「鐵娘子」的冷靜中隱藏著嬌滴滴的嫵媚。
她的嫣然一笑,有如冬天過後第一堆櫻花泛出來的嫣紅,在櫻吹雪染的風采中不寒傲,卻在一片粉紅色當中,帶來春回大地的溫柔。

2010.02.11

PAT HA  夏文汐

 

MAKEUP: Zing

Hair: Vic Kwan

Art Direction: Zing

Foto: Paul Tsang

如果說我最喜歡的顏色是紅中有黑,你明不明白?

(請看圖片中的脣和眼蓋。)

如果我形容她「紅中有黑」,你又明不明白?

說的不是皮膚,不是「白裏透紅」的反義詞。

我是說她獨有的氣質泛出來的一種 je ne sais quoi

紅得怒放卻黑得明淨。

從小到大,一看到她便會看見這顏色 。

這是她給我的感覺,很難解釋。

 

事隔多年,一直沒機會遇到「紅中有黑」的女人。

這初次碰面,我們一見如故。

她的「紅」更濃了!

2010.02.11

CHERIE CHUNG  鍾楚紅

MAKEUP: Zing

Hair: Vic Kwan

Art Firection: Titi Kwan

Foto: Paul Tsang

 

有幸經歷過80年代的朋友會知道當時憑藉好演技、貌美、性感、有型,

在演藝界紅透半邊天的一位女星,是 Generation Y 享受不到的一件珍品。

 

我熱愛化妝,喜歡時裝,追求物質上的激至,說穿了,是因為要「型」。

而對我來說,她「有型」因為她真正識嘢 - 琴、棋、書、畫、音樂、電影、珠寶、美食、時裝歷史、

化妝變化、影像構圖、種花心得,有略懂有精通……

最難得的是她親身經歷過的那種深入了解,全不屬紙上談兵。

What a breath of fresh air!  啱傾。

 

她自信,並很有主見。

本來表明唔吼80年代的化妝,也曾表示過對這髮型的懷疑,

但終於在攝影機前,卻能夠用頭髮與風共舞,

更出色地演繹靈感來自甲蟲的五色眼影,揮灑自如地艷壓全場。

 

這一瞬間的變化,她是否已速速洞悉了這髮型的動力和這個妝的魅力?

姑勿論如何,令我沒有絲毫懷疑的是,骨子裏沒有好演技,絕對做不到!

2010.01.19

 

LOLETTA CHU  朱玲玲

MAKEUP: Zing
Hair: Ben Lee
Art Direction: Titi Kwan
Foto: Paul Tsang

 

當香港小姐還是「一件事」的時候,她是港姐中的港姐。

也因為她是港姐,香港小姐還是一件事。

 

眾人說她是香港「戴妃」。

「戴妃」兩字本代表戴安娜王妃,也代表了她在香港人心中的崇高地位。

 

扇形的濃艷眼妝,混合了神秘的紫色和古銅色,有二十年代的糜爛,也有八十年代的銅臭。我歡喜。

於顴骨下和額角塗抹上橘子色雕塑面形,再用車厘子染紅豐滿的雙脣。

一切為了表現她大器高貴的神態。

然而,最終從她眼神和笑容流露出來的感情,依然是親民和諧的溫暖。

 

我的專欄題目是《香港最美麗的女人》。

 

 

P.S. 圖中的 wet look 髮型,看似簡單,但難度甚高,其中的形態、質感、比例、方向,

是經驗、審美和藝術的混合體。

髮型界狂人 Ben Lee 由八十年代帶領潮流,橫跨三十年,至今依然是最頂尖的髮型教父。

Titi Kwan 找他弄這頭髮的原因我明白,但真正的 magic,卻是在現場發生那一刻才體會到。